首页 > 伤感美文

叔孙通有新说

更新时间:2020-05-19 05:55:32来源: 责任编辑:admin
导读:叔孙通有新说一、通关咸阳城外,铁马金鼓的震动,令咸阳宫的正殿,有点晃动。去年燕子筑的新巢,一只雏鸟,像一泡屎,砸在了二世的脸上。赵高与二世,很基情,也很朋友,他们一起玩过很多游戏。沙丘政变,是他们炒作的第一个游戏。通关,其实很简单,第一步,爸爸去哪儿了,找到老汉。第二步,老子英雄儿好汉,PK台上刀子见
叔孙通有新说

  一、通关

  咸阳城外,铁马金鼓的震动,令咸阳宫的正殿,有点晃动。去年燕子筑的新巢,一只雏鸟,像一泡屎,砸在了二世的脸上。

  赵高与二世,很基情,也很朋友,他们一起玩过很多游戏。沙丘政变,是他们炒作的第一个游戏。通关,其实很简单,第一步,爸爸去哪儿了,找到老汉。第二步,老子英雄儿好汉,PK台上刀子见。这种原始而见血的游戏,令整个秦朝,疯了。午门问斩,是他们开发的第二款暴力大作。游戏继承了前作的简单与直接,但更变态,活脱的秦朝版《奔跑吧,兄弟》:二世领跑,一群秦皇室的兄弟姐妹,紧随其后,第一名,得到豁免权,其余的,通通拉到午门,问斩。

  暴力的游戏玩多了,打打杀杀,难免烦。主创秦国游戏大业的两位大咖,耐不住寂寞,这不,二世和赵高,要粉墨登场了。这次秦国的游戏嘉年华,令叔孙通特别激动。他的内心,有个小宇宙,即把待诏博士,转正,弄个名符其实的博士当当。

  很多人在第一关赵高处,就落马了。原因嘛,赵高这次的命题作文,居然是观动物,排队伍。对于这种脑筋急转弯的玩法,叔孙通很有个人心得。施施然,叔孙通来到了赵高的面前,对于赵高所指的动物,来了一番叔孙通式的通见:我派先师曾曰,白马非马。所以,赵大师所指之物,于晚生看来,雄鹿非鹿。赵大师时常教诲晚生,识大体才能做大事。晚生对赵大师的宝训,深以为然,所谓的识大体,即是抛弃鹿的个体,得雄字真经。试想,我大秦,不正需要赵大师的雄,如烈马般,扬威于天下吗?所以,雄鹿非鹿,是一匹马,扬我大秦儿男的烈马。赵高赞许地看了一眼叔孙通,第一关,巧过。

  来到二世的面前,叔孙通继续脑洞大开,口吐莲花:陛下,君所指之物,恕在下斗胆,虽具象是马,实非一般尘马,当是天鹿。卑臣敢口吐狂言,确有一番考究。我派先祖,太上老君,所乘坐骑,即是老鹿。依卑臣所见,陛下功过三皇,德超五帝,又岂是太上老君,可相提并论?所以,唯天鹿这样的宝骑,才配得上比天高一尺的吾皇。叔孙通的另见,令二世龙心大悦,高,实在是高。着吏部,本次秦国嘉年华的第一名,为叔孙通,免去待诏称号,正式提升为博士。

  钱钟书长叹于方鸿惭前:鸿惭啊,本人在《围城》中,曾将副教授比着如夫人,正教授比着大太太,如夫人要登堂入室,难于上青天。唉,叔孙通是个特例,令吾防不胜防。

  二、下海

  秦国的文化圈,在炮轰叔孙通,焦点是叔孙通一无正规的儒学文凭,二无高级职称,三无论文等身,典型的三无产品,凭什么坐火箭,把“妇科病”治好了?叔孙通甚轻鄙,掷下一句绵绣:竖儒,懂变通否?本大叔之孙,尚识变通之理,尔等,真吾孙子亦不如也。

  叔孙通有自已的小算盘。他拨了一颗算盘珠,开始盘算:如今这时代,是一个拼爹拼关系拼学历的时代,没个博士名头,如何混?学历这关,剑走偏锋,成了。下一步呢,走黑道?五步一杀人,砍刀随身行,跨界混搭,纯体力活,这也太离谱吧,不行。走红道?十步一首诗,马屁加味精,专业对口,不过,秦要亡了,没地玩迷踪拳了,行不通。无间道?是个好路子,既可拿秦国博士津贴,亦可走走山东六国的路子,公费开私服,七点钟的新闻,正点。

  幸福的日子,总过得如箭般飞快。三个月后,叔孙通发了一尾微信,于秦国高层圈:“亲爱的二世,亲爱的赵大师,我要下海了,我要投入到山东六国的海洋中,去渡化那伙敢于反天的鸟人,让他们回到秦国的怀抱。这个世界,没有既得利益者,也没有弱势群体,相信在二世和赵大师的和谐统战下,秦国必胜,六国必亡。”

  叔孙通下海的消息,很快上了秦国的头条,这一次的震动,远超待诏转正的点击率。秦国的论战阵营,分为两拨,一拨主挺大叔,另一拨恶心叔孙通,并且引经据典,煞有好议论:大叔舍生成仁,为挽秦风雨残局,不惜以身饲虎,其高风亮节,堪为秦一代读书人之楷模,此为正方口水;叔通弃祖国于不顾,借国家危亡之际,大捞个人好处,所谓下海,实如倡妇,卖身求荣,杀之万遍,亦不足于泄民之一愤,此为反方口水。叔孙通看着一条条堆积如山的回复,大乐,此,系他精心要的效果。鸡汤也好,猪下水也罢,沸沸地煮一锅,他要的,就是那股熬出来的气气。

  王安石授课于王门子弟,语气很委婉:叔孙通下海,历来调子难定,其中最须捧杀的,唯马迁。写甚传记,这,就是一个山头,令人无法迈越。然,贪于赏赐,短衣换长袍,持现金关怀唯一论,诸学子,可大批而特批,皆符打苍蝇正论。

  三、玩残

  借着下海风波,叔孙通在六国各地,做他的客坐教授,日子过得不春亦不秋,跟他在秦国的爆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简直就是热脸贴了冷屁股,狠抽了大叔一耳屎。先是,楚怀王心,在楚王宫开了一个人才交流盛会,一通巴巴掌后,竟如草纸般,无人问津。个中原委,叔孙通后来才知,这楚怀王心,名义上是楚国一支笔,不过,买个铅笔文具盒,都要项主任签字,真真的,没负他那个心字,有心却无力得紧。宁吃鲜桃一口,不吃烂梨一筐,换台,换楚国二台。

  楚国的文化娱乐,就两个台。一台,播的是官方新闻,无非是楚怀王亲切接见赵王歇之类的流水账,是睡前的必备品。二台呢,播的是宫心计,东家是项羽项主任,管事的,偏偏是范增。叔孙通很二,在他的哲学命题中,就没有一,他喜欢一分为二地看待问题。他没有写任性的辞职报告,莫须有,他要径直投入到项主任的怀抱,直奔主题。人情练达即文章,这文章,他叔孙通,读得甚通,甚懂文章的起转承合:起,QQ联系范增,豆花饭已准备毕;转,微博一篇,颂范增之英明,虽然是抄袭;承,牛车已在楼下,径至黄四娘家,有内容;合,更喜小姐肤如雪,三陪过后尽开颜,路边野摊,总结经验,以利再战。只恨,范增就一典型的白眼狼,每次“起转承合”,列席不误,酒前酒后,包票打得跟酒饱嗝一样,一串接着一串,可唯闻雷声,不见升迁的毛雨雨,沾一沾衣襟。几年下来,车马费,酒水费,银子花得如流水,却连项主任头上有没有毛,是不是地中海特质,竟无从得知。每每提及此,叔孙通必大骂范增直娘贼。终日打雁,反被雁啄,活该。

  范增的爪子,伸得太长了,令项主任甚是不快,遂随便寻了一个由头,把范增给双开了。清算阶级队伍时,因叔孙通与范增有酒肉关系,说不脱,亦扯不脱,还好,项主任大气,一个小苍蝇,杀之晦气,免了,打入政治冷宫,终身不得任用。

  刘邦在行营内与张良低语:项羽连范增,叔孙通之类的门客,帮闲,皆不能用。财政吃紧到这种程度,吾胜之,无悬念也。

  四、饶你奸似鬼,也吃大叔的洗脚水

  乌江之战,四面楚歌,很快,秋风一吹,换了人间。刘邦再一次清算阶级队伍,叔孙通系项主任打压之人,故,官复原职,看来,打入冷宫的大叔,又要交临幸的红运了。

  鉴于走范增路线的马失前蹄,这,令大叔痛中思痛,一定要稳重,即使是假稳重,也要假眉假眼地稳起。他在冷眼旁观,新建的大汉帝国,哪个切入点,能让他打开九重天的大门,重回主流的怀抱。走张良的门子,张良的智商,比范增还高,余未动,他即知余要放什么烟屁,简直自找没趣。走周勃的门子,更不妥,这人是刘邦的死血片,打断骨头连着筋,糖衣炮弹,美女肉弹,二弹同发,犹攻之不破,还是省省吧,这也是铁板一块。对,要玩就玩大的,与其跟这些虾兵虾将缠斗,不如找正主,是生是死,整个明白。

  大叔脸如止水,步如凌波,径直走到了刘邦刘大的面前。他二话没说,趴下即跪,按秦规,行了三步九叩之大礼。刘大很是受用,这个原来楚国阵营的高官,如此隆而重之行此大礼,岂不说明,我刘大的江山,阳光普照,君权神授了吗?行完这套繁华的礼数后,大叔开腔了,语气凝重:“陛下,微臣要当小人。”刘大一惊,问到:“先生何来此言?”大叔不疾不徐,继续玩他最烂熟的招数:“始皇自称千古一帝,不过,依在下看,实是虚言。陛下能战而胜之,那才是真正的一帝。然,如此的功名,却无相当的威仪,与之相配,这样的现实,令在下整夜整夜无法安睡,头发,大把大把落下。看着脱光的头发,所以,我的皇,我决计舍了这颗没发的头,愿意为陛下的千秋功业,要当一回小人。”刘大的眼中,已开始有泪光,轻道:“爱卿,有话请说,朕恕你无罪。”大叔进入剧情,按情节要求,已泪流满面,鸣咽道:“我的皇,楚国灭亡的事实,并未走远。楚国行的是二台制,一台由楚王心把持,不过,被二台的项主任架空,最后落得个身死异地,为天下人所笑。我的皇,鉴于楚血洗的教训,故,在下斗胆建议,我大汉,当行三台制。一台由英明如天的大王你主持,二台由文武百官执行你的命令,三台,由你信任之人,把持,监督百官的执行力度,并在每日一操中,操行我大汉新的礼数。我的皇,无规矩,不成方园啊。在下知道,如果按礼数来节制陛下的战友与兄弟,将得罪天下人,但,为了陛下的江山,在下虽万死而不辞。”大叔的哭声,响彻咸阳宫,令刘大深度感动。着,大汉实行三台制,第三台的主任,由叔孙通担任。

  刘皇叔备,大汉的后N代,与诸葛说体已话:亮,吾之哭技,也算登峰造极,哭出了一个蜀国。然,跟叔孙通一比,吾自叹不如也。

本文由 萧雪美文网_爱上阅读_精美文章 编辑整理!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叔孙通有新说
  • 上一篇:结婚10周年祝愿语集锦
  • 下一篇:返回列表
  • 标签 大叔 主任 陛下
    ●【更多精彩内容】●

    猜你喜欢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