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伤感美文

飘逝的笛声

更新时间:2020-05-18 05:42:49来源: 责任编辑:admin
导读:飘逝的笛声暮色四合,夜色渐浓,月色朦胧。杭州的夏夜闷热闷热,是那种没有一丝风吹来的溽热。为了纳凉,我爬上了顶楼的平台。站在平台上,视野开阔,放眼望去,万家灯火。马路上,车水形成流动的河,灯光闪烁,似河流泛起层层波澜。这里的夏夜并不平静,街市上人来人往,喧嚣之声不绝
飘逝的笛声

  暮色四合,夜色渐浓,月色朦胧。杭州的夏夜闷热闷热,是那种没有一丝风吹来的溽热。为了纳凉,我爬上了顶楼的平台。站在平台上,视野开阔,放眼望去,万家灯火。马路上,车水形成流动的河,灯光闪烁,似河流泛起层层波澜。这里的夏夜并不平静,街市上人来人往,喧嚣之声不绝于耳,演绎着大都市的繁华。

  忽然,在这片喧嚣声中,隐约传来一阵阵竹笛之声。循声望去,影影绰绰看见,柳树丛林掩映下的河畔,站着一位手握竹笛者。我站在楼顶与之隔河而望,月光不甚明朗,看不清容貌。在闹市的夜色中,骤然听到一曲清脆婉转悦耳的竹笛之音,加之辨别不清吹奏者的容颜,给我一种扑朔迷离的神秘之感。吹奏的曲调,我并不熟悉,但能在这热浪袭人的夏夜,从河畔丝丝垂柳丛中,传来很久都没有听到的笛声,对我来说。是一种难得的音乐艺术享受。久违了——笛声!从内心里感谢这位吹奏者。他(她)并不晓得有一个人在默默倾听这发自肺腹之声,更不知我由衷的谢意。

  他(她)不管不顾,全神贯注,一曲接一曲地吹下去。我侧耳倾听着,并向垂柳丛中凝视着。从笛声中感触到,他(她)已吹得如醉如痴,进入忘我状态,仿佛自然界的一切声音都湮灭在笛声中。那笛声袅袅地侵入人的心绪,好似荷花的清香沁入湿滑的雾岚。此时的我,已感觉不到杭州夏夜的炎热,亦不觉得市声嘈杂。笛声时而激越,时而舒缓,时而高亢,时而蜿约。那和谐的音波,如一泓清泉泻入我久旱的心田。音乐,不仅愉悦着我们的听觉,还美轮美奂着我们奇异的想象。此刻,我眼前仿佛出现一个庞大的管弦乐队,在为其伴奏。闻其声,犹如一群白鸽带着哨音横空掠过,亦或一只云雀在蓝天白云间纵情放歌,亦或春燕在故乡的屋檐下呢喃;又好比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渐行渐远;或如奔腾的海浪撞击着岩石,传来经久不息的鸣响;或如春风荡漾在辽阔的草原,草叶沙沙作响,腾起细微的波浪······

  我完全沉浸在月夜笛声中,放松周身神经,陶醉在悠长动听的笛声中,忘却了生活的艰辛和烦恼,一颗平日里有些烦噪的心得到平复。这时,我无心去欣赏如水月华、拂岸柳丝和粼粼河水,笛声弹拨着我的心弦,把我带回已逝去的岁月。

  在北大荒广阔的天地里,我们一批大中专毕业生,同农民一样,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单调淳朴的乡村生活。“早上三点半,晚上看不见。”是我们长时间从事繁重体力劳动的真实写照。那时的农村生活,太枯燥乏味了,田间地头,除了唱唱语录歌外,再也没有什么文化活动了。收工吃过晚饭后,是我们一天中唯一的闲暇时间。这时,已夜幕四合,一轮明月从大柳树梢头缓缓升起,月光洒满村庄的每一个角落。温柔的月光,像母亲温暖的手,轻轻抚摸着我们,抚慰着我们这群游子们那颗有着隐隐忧伤的心。晚风拂面,困倦顿消。此时此刻,我除了吟咏诗词外,最大的爱好是学习吹笛子。一位大学生也有此好,我们结成了笛友。每逢这样的月夜,忘却了一天劳作下来的腰酸腿痛筋疲力尽,站在茅草屋边的大柳树下,面对着空旷的乡野和皎洁的月光,并不熟练的音符,从我们的手中飞出,打破了乡野的宁静。仿佛一只夜莺在月夜中且歌且飞。我们全身心的投入,倾述着青春期的激情抑或苦闷。一起锻炼的队友们,走出茅舍,默默倾听着笛声,仰望着夜空中那轮圆圆的月亮,眼框里盈满了泪水。遥望着故乡的方向,想着此时此刻的父母和家人,是否安然入梦,一股思乡想家之情油然而生,谈淡的乡愁,笼罩着每一个人······

  劳动锻炼从笛声中开始,亦在笛声中结束。在告别乡亲的那个月夜里,我们吹了个通宵。走上工作岗位以后,随着岁月更迭年令增长,再也找不回乡下那种吹笛子的心情了,乡下带回的竹笛已不知去向。被世俗和生活所困扰,失去了那种纯真闲适飘逸的心绪。被岁月风雨打磨的心变得粗糙而缺少细腻,浮噪而缺少沉淀,匆忙而缺少舒缓,浮浅而缺少深邃,膨胀而缺少浓缩,动荡而缺少宁静······

  如今,在40年后的月夜,又与笛声来一次亲密接触。虽然地域差异较大,时间跨度较长,但我仿佛又回到那激情澎湃憧憬无限的青春岁月。这笛声仿佛一只号角,令我警醒感奋,抛落人生的疲惫,不知岁月催人老。有人说,音乐对靑年,是情感的发泄;对中年,是心灵的慰藉;对老年,是精神的依归。对我来说,又是什么呢?闻笛声,启迪我去寻回那些不该失落的自我和本真,也启示我重新思考人生。

  自那个闻笛月夜以后,每一个夜晚,我都走向顶楼露台,特别想再次倾听那未谋面吹笛者的迷人笛声。可是,一夜又一夜过去了,再也没有听到。走过河的对岸,来到那夜吹笛者站立的位置,寻觅一番,仍不见踪影。

  此刻,唐代诗人赵嘏《闻笛》一诗所描写的情景出现在面前:“谁家吹笛画楼中,断续声随断续风。响遏行云横碧落,清和冷月到帘栊。曲罢不知人在否,余音嘹亮尚飘空。”他把月夜闻笛的情景和感受描绘得惟妙惟肖,淋漓尽致。那笛声余音袅袅,绕空不去,令人心生眷恋,怀念不已。

  吹笛者,就这样不知不觉在我眼前消失了。是去了别处吹笛?还是身体有恙?或许迁徙异地不再回来?不得而知。人去曲终,不,我仿佛夜夜听到窗外传来曾经的笛声,人去曲不散。在杭州的日日夜夜里,无时不思念那位素不相识的吹笛者,何时再能听见那令我魂牵梦萦的笛声啊?!

  我会继续苦苦寻觅着,不会终止的。不仅仅是在寻觅飘逝的笛声。

  伊焕章简介:满族,笔名:一方伊人,黑龙江省鹤岗市绥滨县作家协会名誉主席,《奥里米文艺》文学期刊执行主编。散文《寄情明月》入选作家出版社出版《中华散文精粹》(第八卷)一书、散文《月夜笛声》获2011年度第六届海内外华语文学创作笔会一等奖。

本文由 萧雪美文网_爱上阅读_精美文章 编辑整理!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飘逝的笛声
  • 上一篇:就是要把自己当根葱
  • 下一篇:返回列表
  • 标签 我们 月夜 缺少 仿佛 岁月
    ●【更多精彩内容】●

    猜你喜欢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