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伤感美文

风叶下的情愫ZPD453-1260

更新时间:2020-03-25 20:05:45来源: 责任编辑:admin
导读:风叶下的情愫车在高速路上飞驰,方向盘在他手里慢条斯理地旋扭着。今年单位破例放了端午假,他欣喜地载着妻儿赶向老家。一路上大大小小飞驰的车辆数不胜数,想必南来北往的车轮下卷起的风尘都充满了思乡情切。平坦的路,向车窗后飞驰而去。山坡上的树木已绿意盎然,葱郁静默在塞北初夏的暖腻里。大小节假日于他们一家而言似乎已形成定势,每到假日他们
风叶下的情愫

  车在高速路上飞驰,方向盘在他手里慢条斯理地旋扭着。今年单位破例放了端午假,他欣喜地载着妻儿赶向老家。

  一路上大大小小飞驰的车辆数不胜数,想必南来北往的车轮下卷起的风尘都充满了思乡情切。平坦的路,向车窗后飞驰而去。山坡上的树木已绿意盎然,葱郁静默在塞北初夏的暖腻里。

  大小节假日于他们一家而言似乎已形成定势,每到假日他们会雷打不动地踏上归途。对于所有漂泊者而言,无论富庶还是贫瘠,家乡都是温暖的港湾,都是心灵休憩的地方。家乡,永远是游子们心之所向。

  妻子斜靠在后座上,脖颈抵在车枕边儿上,半眯着双眼,似睡非睡。儿子一边摆弄着他的那些宝贝玩具,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班集里的趣事和书本上的笑谈总会被小家伙津津有味地翻新着。

  离乡十多年,他愈来愈感觉到家乡在自己心底的份量。那里不仅有父母殷殷眸光,还有那一道道梁一坡坡树,甚至连途中路过的一座座房屋都那么亲切。即使是一阵风儿吹过,在他心底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回想当年他携妻远走他乡时,老父老母没有明确支持,但也没怎么阻拦。但他心里明白,父母还是不舍得他们背井离乡。他是父母唯一的儿子,本该留在老人们身边,但为了生活他别无选择。当他看到许许多多如他们一样匆匆忙忙的探亲者时,离别时的依依不舍逐渐变得有点感伤。

  我们不久还会回来的!

  他看似安慰着垂老的父母,其实他在心底无数次抚慰着远行的自己。

  每每工作之余,他都会沉浸在回忆里。家乡的山水,家乡的人时常从记忆里跳出来,他也总是面带笑容潜回到年少时的那些年那个地方。

  僻静的小山村和纯朴的乡亲,这些是他年少时留在记忆里的主线。那时,春天里树上乃至小草吐出的新芽,都会让他兴奋好一阵子。放学后,他与伙伴们在河漕边的柳树下穿行,随手折下一截嫩枝,拧成一枚柳笛,或吹响一片柳叶,那快乐的一幕幕既遥远又真切。

  夏日里在村西水塘里嬉戏的情景,还有在清风里、阳光下晾晒的一件件小汗衫,经常叠加在一起闪现于眼前。杏林里一枝枝沉甸甸的大黄甜杏和小伙伴们欢快的歌声;还有一次次攀爬在杨柳树上掏雀窝,在梁地里挖地鼠,偶尔与山蛇的不期而遇,所有那些快乐与惊悚都随着小伙伴们的一天天长大而变得温馨而遥远。

  秋日里在收割后的庄稼地里闲逛,一穗麦子,一颗土豆和一根萝卜都曾在他年少的心底里刻下难以忘怀的印痕。偶尔他也会跟着爸妈下地,打羊草薅猪莱,柳筐塞得满满的青草下也有他孩提时的无限憧憬与向往。

  那个时候,冬雪地里出没的野兔与山鸡也曾承载着那个乡村少年的无限希冀。每每打早出去解下套丝上的野物时,他眼前铺开的都是练习本和一支支好看的钢笔。那些年,小山村以它特有的曲调弹奏着生活的弦律,山里娃们也拥有着自己别样的精神和情感世界。

  让他难以忘怀的还有大爷爷那处幽静的院落。那里曾留下了他成长的足迹。大爷爷大奶奶一生无儿无女,于是顽皮的他从未被俩老人嫌弃过。相反,俩老人对他宠爱有加。大爷爷经常将一两块奶糖或几把炒熟的蚕豆塞进他的衣兜里,大奶奶经常做了好吃食后站在窑头上呼唤他,那时他往往正在村子里和小伙伴们玩耍。

  时光流转,有关小山村的点点滴滴都于不知不觉间变成了他人生中的典藏。

  如今,祖辈们都已故去,村边的坟茔无声地注目着远方。那些玩伴们也已各奔东西南北,父母已于十多年前搬去县城。显然,那个养育了他的小山村已与他渐行渐远。

  事实上,长大后的他率先离开了小山村。之后,他几乎每年都在清明节随同父亲回去一次,那里不仅有他少年时的足迹,而且还是他祖辈们长眠的地方。记得结婚后第一次全家人回去祭扫,从小生长在平川的妻对小山村很是讶异。她理解不了那么陡峭的山路,他的亲人们每天怎么汲水;她也吃惊乡亲们世世代代坚持在那些狭小的坡地上耕作;她甚至怀疑他怎么能从那个偏僻的小山村走出去,一步一步缔结人生的丰硕。

  儿子三岁那年,全家人又一起回去一次。说是回去生养他的地方,其实也只是在祖坟头上祭拜一番,默告先人他家已添丁进口,然后沿山村四处转了转。山还是原来的山,山脚下的河水依然静静地流淌着。儿子新奇于村庄的草木野花,跌跌撞撞地行走在山路上。一瞬间,他似乎又看到了儿时的自己。他尽可能地将小村的现貌印在心底,以至于不愿冷落了任何一个角落。

  如今的小山村已没有了他的亲人,那里已名副其实地变成了他的故乡。除去每年回去给先人的坟头添土烧些纸钱,那个地方已真正存活在他的记忆里。

  一年又一年的来去,他的鬓角已华发如霜。汽车疾驰在来去匆匆的路上,上坡下坡、转弯直行,亦如自已大半生的跋涉。

  感慨之余,他目视远方,影影绰绰的风叶正缓缓地转动在连绵的东山上。

  “儿子,快瞧,那些转动着的大风叶下就是咱老家!爸就在那里长大的。”他语气中充满了孩童般的欣喜和激动。

  “哦,看到了。”儿子自顾自地摆弄着那些玩具,之所以那么回答完全是出于礼貌。

  其实,每次回来路过那座架满风力发电机的大山时,他都会提醒儿子那座山和那些风叶下的小山村在他生命里的特殊意义。但似乎每次小家伙的漫不经心与他的欣喜和激动都难以合拍。也难怪,一个与小山村没有过任何交集的小家伙哪里能理解父亲此时百感交集的心境?

  远处,风叶仍在缓缓转动着,像要将他那些埋藏在风叶下的情愫都掀起来,泼洒在整个村庄上空……

本文由 萧雪美文网 编辑整理!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风叶下的情愫ZPD453-1260
  • 上一篇:嫩绿的春天CDW876-2109
  • 下一篇:返回列表
  • 标签 山村 那些 他的 儿子 那个
    ●【更多精彩内容】●

    猜你喜欢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