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美文

童年的光阴,在记忆中流淌PPD678-4994

更新时间:2020-03-26 00:36:18来源: 责任编辑:admin
导读:童年的光阴,在记忆中流淌一个人,不管时光如何地老天荒,不管走过多少地方,始终有个地方活跃在脑海里,那里有最难忘最难以割舍的东西存在。在内心深处,在某个时刻,常常会沿着记忆的轨迹记录下那里的点滴。我的家乡,在豫西的一个小镇上。清晨,随着曦光的来临,沿街的店铺逐渐有了声息,尤其是早餐点的,伴着滋拉拉热油声响起,悠悠的清香弥漫在空气中,那是水煎包,胡辣汤的香味,我儿时的伙伴,家中就有这样的一个
童年的光阴,在记忆中流淌 一个人,不管时光如何地老天荒 , 不管走过多少地方,始终有个地方活跃在脑海里,那里有最难忘最难以割舍的东西存在。在内心深处,在某个时刻,常常会沿着记忆的轨迹记录下那里的点滴。    我的家乡,在豫西的一个小镇上。清晨,随着曦光的来临,沿街的店铺逐渐有了声息,尤其是早餐点的,伴着滋拉拉热油声响起,悠悠的清香弥漫在空气中,那是水煎包,胡辣汤的香味,我儿时的伙伴,家中就有这样的一个餐点铺。她父亲那一辈兄弟三人都生活在一个院子里,各自都有营生,或经营饭店或开诊所,或跑运输,各房的孩子在一起很是热闹,我们两家沾了些亲,我又和她们家年龄相仿的一两个孩子要好,闲暇时间似乎总流连在他们家里。    不知是风俗还是喜好,端午节临近时,有不少人家在门前,或是院落中,用四根木头,十字交叉,固定起来,搭一个简易的秋千架,长长垂落的绳头,连接在钻有眼儿的木板上,悠悠荡荡,一个月的时间,承载多少儿时的梦境,尽管这个梦总在那个朋友家实现,虽小有遗憾却也是影响甚微。    当夏季来临,走在长长的柏油路上,别有一番乐趣,那被炽热的阳光晒的松软的沥青,每走一步都能感受的鞋子粘连发出的声音,放慢脚步,感受鞋子于路面的胶着。    这条路上,每周有那么一天,会有很多人拥挤着,观望着,那是一个集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只记得一直都有,上学,放学都从这里经过,吃的、穿的、玩的、用的,琳琅满目,占满了整条街,到学校原本就不远的一段路,顾盼中,似乎就在几个转眼间,就到了。    学校的几排校舍在方圆十几里地,也是小有名气,很多家长舍近求远,把孩子送到这里来读书,每日要花很多的时间在路上,匆匆的来,又匆匆的去,沿街遇到的好玩的东西,他们似乎都没有太多时间留意。    而我,却是格外关注。在落叶纷飞的秋季,踏着一路的落叶,听着脚下薄碎的声音,每到这个季节,在学校的斜对面的那个戏楼里,就会有大的剧团来演出,豫剧、曲剧、越调,各有各的韵味,你方唱罢我登场,唱的是字正腔圆,声情并茂,听的是忘记了寒气日重,忘记了腹中已空,眼睛跟随台上移动的身影转着,优美的唱腔随着扩音器悠悠传来,使听者心驰神往,陶醉其中。    在这个戏楼的后面,曾有一排平房,里面是育红班(幼儿园)的校舍,在这里,有很多小孩子进进出出,不走戏楼侧面的路,而是喜欢走戏楼下面那段中空的地段,从架空的戏楼下钻进去,幽幽暗暗,进出口透些光进来,众多小小的身影,出现在这里 ,排着队,鱼贯而入(MeiWen.com.cn),体验从亮处到黑暗,再到光亮的感觉。    进入教室,心是喜悦的,尤其是有剧团演出的时候,铿锵的锣鼓声,不绝于耳,一颗颗的心早已飞出教室,感受舞台上的旖旎风光,忘却了年轻女老师,那怒气冲冲的脸。老师的弹指神功威力无限,将一断断用剩的粉笔头弹在你的头上,桌前。    神驰的心聚拢在,悬挂的小小黑板上,只觉的老师白皙的脸在眼前晃,不时抛出一个不满的白眼。等待着下课铃声,等待着放学的路上,再次穿过戏楼下方,可以站在戏楼前,仰着脸,看戏台上的风景,那穿着朝靴或是绣花鞋的脚,或急或缓的在眼前走过,穿越了时光,将记忆收藏。    此后,也曾在无数的寒冬里,在元宵节来临的时候,想起学校的灯展,那是无数家长的手工艺,是无数孩子的热切盼望,是特别的夜里的彩灯的幽幽光晕,是无数人对上元灯节的幻想,通过两条长长的线,悬挂在街道两边,在缤纷的烟火中,灿烂了夜,也灿烂了梦。    我的童年,在家乡,这难忘的地方,停留了十一年,此后的岁月里,脑海中零碎的片段,不时的浮现,像一朵盛开的花,永远绽放在我的记忆里。
本文由 萧雪美文网 编辑整理!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童年的光阴,在记忆中流淌PPD678-4994
  • 上一篇:一个放字,千般哲理UEW987-940153
  • 下一篇:返回列表
  • 标签 一个 记忆 无数
    ●【更多精彩内容】●

    猜你喜欢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