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励志美文

产房风云UUF2317-795756

更新时间:2020-03-25 20:05:30来源: 责任编辑:admin
导读:产房风云夜已深静,产房里传出清脆啼哭声。“生了,生了,这次肯定是柳研。”走廊里焦急等待的准爸爸林杰对母亲说着,脸上的表情从紧张到期待中流露出来。过了一会儿,产房的门开了,大夫抱着怀中的幼婴缓缓走来,“谁是柳岩的家属?恭喜生了个千金。”大夫的话刚落,一旁焦急等待的婆婆,本来笑容满面的脸上,一下变得阴沉起来。柳研的丈夫林杰,
产房风云

  夜已深静,产房里传出清脆啼哭声。“生了,生了,这次肯定是柳研。”

  走廊里焦急等待的准爸爸林杰对母亲说着,脸上的表情从紧张到期待中流露出来。

  过了一会儿,产房的门开了,大夫抱着怀中的幼婴缓缓走来,“谁是柳岩的家属?恭喜生了个千金。”大夫的话刚落,一旁焦急等待的婆婆,本来笑容满面的脸上,一下变得阴沉起来。

  柳研的丈夫林杰,赶紧从大夫怀中接过自己刚出生的女儿。看着可爱的新生命,又看看母亲冷漠失望的表情,有些生气的对母亲说:“妈,拉答着脸给谁看,生个女孩怎么了,都什么时代了还重男轻女,你看多好。长的白净多稀罕人,以后就跟着享福唠。”

  接着林杰面带笑容,做了淘气的鬼脸,缓和了一下气氛。“妈,你赶紧先把你可爱的孙女抱进病房,我在这等着柳研。”

  接过儿子抱着的孙女,看了看眼前的“小公主”,扑哧一下笑出了声。边往病房嘴里囔囔着,逗着孙女:“就你爸会说,就会斗我开心,吆吆……回房喽。”

  林杰依然焦急的在产房外等待着柳研早些出来。在这寂静的夜里,同病房三号床的家属,也在焦急的等待着产房喜讯的传来

  除了三号床的丈夫还有两名年龄稍大的妇女,从他们的交谈中可以看出,穿的时尚洋气的是她婆婆,另一位简朴穿戴的是她的妈妈。

  “柳研的家属,赶紧进来推着病号回病房休息。”大夫又一次喊到。林杰听候蹭的站起来,迅速的进入了产房门内的过道里,看着虚弱的柳研躺在轮床上,双眼紧闭,头发已被分娩时的汗水湿透。林杰上前握住柳研的手,她感觉到丈夫关心,慢慢吃力的睁开双眼看着林杰。

  “是个男孩吗?”

  “不是,和我们的老大一样,女孩,这下我们可有福享受了。”

  “对不起老公,让你和公公婆婆失望了吧。”柳研说完扭过头去,咬着嘴唇委屈的落下了眼泪。她知道公婆就丈夫一个独苗,都希望能生下一个可以继承香火的男孩,所以心里感觉有些愧疚。

  林杰见柳研有些失望,对柳研说:“研,谢谢你为我们家增砖添瓦,谢谢你前后给我生下了两个女儿,没事,没人会怪你的,咱回病房好好休息。”

  柳研没有回应林杰的话语,依然抽泣着。也许是心里难受,也许是被林杰的一番安慰的话语所感慨。回到病房的柳研看着躺在身边的女儿和婆婆交谈了一会儿,气氛融洽,本以为婆婆会为生了个女孩而不高兴,可没想到没有受到脸色的不满,而且婆婆以笑脸相待照顾有佳。柳岩感觉到了家的温馨,丢掉所有顾虑的她美美的进入了梦乡。

  柳研刚入睡不大一会儿,病房的门再一次打开,三号病床的产车缓缓推进,林杰见状赶紧上前帮忙。三号床产妇姓王,丈夫姓蒋。本来医院产科病房是两个床位,因医院床位紧张三号是当天下午才插进该病房的。

  林杰帮忙安排好王姐后,坐在柳岩的身边问道:“蒋凯,生了个小子?”

  “哎!别问了,真他妈不争气,又给人家养的……”他一脸不情愿的回答着林杰。

  “什么叫给人家养的,兄弟,你这人说话我就不爱听,重男轻女是吧?她姓什么?不还得跟你姓吗?让你女儿跟别人姓你愿意吗?”林杰听了他的话后,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的还击了回去。

  林杰的话语声有些高,妈妈拽了拽他的衣服,小声的说:“行了,行了,少说两句,这大半夜的让他们多休息休息昂。”

  病房里顿时没有了争吵声,只听见疲惫的王姐看着躺在身边的女儿,眼泪滑落在不停的抽泣声里。王姐床边坐着的阿姨,给她心爱的女儿擦着眼泪,自己也揉了揉红润的双眼,从她的神态可以看出,不知受了多少委屈。阿姨不断安慰着女儿,听她口音不是本地人。后来的时间里才知道,原来王姐是外地农村人,在这边打工,认识了他。慢慢的两人情投意合走到了一起。

  蒋凯家庭条件较好,住在城里的一处小区里,小区离医院也就三四里的路程。蒋凯的父母一直没看好这个儿媳妇,嫌儿子取了个外地媳妇,处处难为王姐。

  结婚后王姐为江家生下一女孩后,婆婆对她的反感日益加强,而蒋凯从小家庭优越,独苗一个。因家庭的影响平时也偏理于自己的父母,这也包括重男轻女的廖念。随着孩子的慢慢长大,父母的催促下,两人决定生育二胎,希望能生个男孩,谁知最终还是生下了一个女婴。

  在产房大夫抱出孩子的那刻起,蒋凯的妈妈得知又是女孩后,没有接过孩子,生气的扭头走出了医院。无奈之下蒋凯也是一脸不情愿的接过大夫抱着的自己的女儿。蒋凯在病房坐了一会儿,却没有一句安慰王姐的话语,他起身走出病房。本以为蒋凯只是出去透透气,谁料出去后再也没有露面,只有王姐的母亲在呵护着自己的女儿……

  天慢慢放亮,走廊里人来人往的脚步声渐渐清晰。林杰揉揉双眼,伸展了着胳膊,简单洗漱了一下。

  “我下去买点早餐,妈,您想吃点什么?柳研得过会儿再说,让她再睡会儿,就先别打扰她了。”

  “买上两份小米粥,加上几个馅饼,自己看着来点就行。”

  林杰按照妈妈的要求,很快买回早餐简单的吃着。柳研睡醒后,林杰再一次下楼买了两份一样早餐,原来另一份是给临床王姐买的。王姐的妈妈感激的说着谢谢,便从兜里掏钱,林杰相互推辞了一会儿他只好收下。早上八点钟大夫查房,询问着母子的身体情况。

  大夫查房过后,林杰的七大姑八大姨赶来探望,拥挤病房内好不热闹。看着前来探望柳研的亲人如此关心,王姐的脸色有些失落,此刻林杰和柳研能理解王姐心里的难言之隐。探望过后,病房恢复了平静,王姐的女儿突然哭了起来,“是不是饿了,王姐你有奶吗?赶紧喂喂她。”柳研关心的语气对王姐说着。

  王姐试着给孩子喂着,可孩子越哭越厉害,原来是王姐的奶水不够喝。柳研见孩子哭的厉害便让林杰给她冲了点奶粉,孩子本能的吸吁着奶嘴,恢复了平静入睡。这一天,在林杰和柳研的帮助下王姐深受感动。可令她伤心的是蒋凯和婆婆一天下来都没有露面,连句问候的话都没有。

  夜色渐渐黑了,仍然没有见王姐的亲人来医院探望,只有老母亲不离不弃的陪伴着她。见王姐心事重重的样子,柳研不停的劝说着她,安慰道:“姐,你本身奶水就少,得调整好自己的心情,放松一点。奶水能多一点。”

  “看看你们家多好,你有一个好婆婆,好丈夫,真的很幸福,真羡慕你。”

  王姐回复着柳研,两人像亲姐妹一样相互说着自己的心事。气氛融洽希望此刻能多停留片刻。

  “俺也想抱个孙子,刚生下来一听是个女娃,我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可事后想想男女都一样,都是做母亲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再说这也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总得面对生活吧?但是我没见过像你男人和你婆婆这么狠心的人,重男轻女也不能不管不问,这是良心问题。太气人了,应该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赶紧来……”

  柳研的婆婆一通怒言,越说越生气。

  柳研看王姐的遭遇身感同情,再加上奶水少,孩子每每饿醒大哭都牵动着病房里的每个人。柳研对林杰商量后,决定帮王姐买个吸奶器,林杰下楼到超市里精心的选择着吸奶器。购买后一进病房看着柳研正抱着王姐的女儿给她喂奶,感动的场面让所有人感受到了母爱的伟大,林杰为柳研的大爱感叹不已。

  女娃在柳研的母乳喂食中,静静的入睡。安顿好孩子后,柳研对王姐说:“我的奶水多,你的奶不多,以后我帮你喂奶,反正俺这个喝不了,多余的也就浪费了。”

  “柳研,太感谢了,不知怎么报答你们。”

  王姐边说边用手擦着眼泪。

  林杰把买回的吸奶器交给柳研后,一边打着电话走出了病房。原来林杰是从王姐的母亲那得知了蒋凯的电话号码后,实在看不下去了才和他通了电话。一段时间后,林杰推开病房的门对王姐说:“明天蒋凯就会来的,王姐,阿姨你们放心吧,不管明天发生什么情况,我们都会帮助你度过困境。”

  林杰的一番话,得到了所有病房人员的支持,王姐更是不知如何感谢。

  在孩子一次次的夜哭声中,又度过了一个难眠之夜……

  新的一天再一次拉开了序幕,病房里人们简单收拾了一下凌乱的桌子,又开始了一天的早餐。医生查房过后病房的门又一次被推开,而这次走进病房的是王姐的老公蒋凯,王姐看着蒋凯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情不自禁的泪水流淌。流淌的是她心中苦,流淌的是她心中的委屈,流淌的是无人陪伴的寂寞……蒋凯走向王姐,蹲在床边握着她的手说:“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都是我的错,从现在开始我会好好照顾你的,请你原谅我。”

  蒋凯的一番话触动了她的心房,王姐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王姐的心情刚刚稳定,病房的门又开了,只见两位手提大包小包的人又走了进来,林杰抬头一看推推柳研带有讽刺性的说:“看,这就是王姐的公公婆婆,都是带着眼镜装文化的主。”

  “就你们还配做为人父母,典型的重男轻女,这么好的儿媳妇为你们生育了两个孙女怎么了?她有错吗?没见过你们这么狠心的,不管别人的死活只顾自己,也太自私了吧。还是什么文化人,连为人的底线都做不好谈什么文化。小王这两天受了这么多苦,我们同病房的都看不下去了,再看看你们……”林杰的妈妈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今天终于爆发。

  蒋凯的父母听完说的所有生气的话,深感内疚感觉无地自容。

  “老姐姐教育的是,都是我们糊涂。昨天晚上蒋凯都对我俩说了,谢谢你们对我儿媳的照顾,真的我们想了一夜终于想通了,男女都一样,同时也请大家都作证,我们一定加以补偿。”蒋凯的母亲惭愧的说着自己的过错。

  林杰把蒋凯叫到楼道里,狠狠地朝着他的胸口打了两拳,说道:“生了个女儿咋啦,告诉你我也两个女儿。别以为你住市里的高楼大厦就了不起,做人得有良心,生不出儿子是你的问题,你谁都别想埋怨。该说的昨天晚上打电话我都跟你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林杰说完转身走向病房。

  一阵言论过后,病房里的气氛慢慢缓解,从那一刻起王姐的婆婆对她精心照顾,慢慢的随着营养和心情的好转,王姐的奶水逐日增多,孩子的哭泣声也越来越少。

  两天后柳研恢复良好,准得出院。蒋凯的母亲得知消息后,又买排骨,又买鲜奶非得让柳研带上,好回家吃点。几番推辞后还是收下了。也许只有收下,才能让他们的心里好受一些。

  收拾完行李走出病房的那一瞬间,柳研转身微笑招呼:“王姐,再见!好好保重!”

  事后,因产房而结缘的两家人,经常一起聚会畅谈。

本文由 萧雪美文网 编辑整理!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产房风云UUF2317-795756
  • 上一篇:以生长为主题的散文精选DNU434-4363
  • 下一篇:返回列表
  • 标签 病房 女儿 婆婆
    ●【更多精彩内容】●

    猜你喜欢

    最新发布